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秦皇_ 96 天罚-

时间:2021-05-28 19:02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九州月下小说秦皇 96 天罚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滚水烫过的纱布烤干, 严江拿出酒精和棉签,面无表情地给伤口消毒换药。

    他半裸着上身, 健美优雅的躯体虽然有数条不轻的伤口,却并不吓人, 反而让精瘦的身体更显优雅凶悍,坐在老虎身边的他, 仿佛是更可怕的丛林之王,每一个垂眸间,都有凛冽的杀意。

    陛下用翅膀捧着脸,立在案上,一动不动,仿佛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严江在伤口上涂上酒精, 低头把自制的药贴粘在伤口上, 贴外用的细麻布, 用熬出的鱼膘胶贴上, 中间有可以拉紧的线头,如此可以将裂开宽的伤口拉紧, 免去缝针的痛。

    这医用酒精是他请相里云帮忙研究出来的气皿蒸出来的, 只不过成本太高, 三斤粮才能得一斤酒, 度数却只有十来度,也就是按秦时的酿酒工艺, 二十多斤粮才能出一斤酒, 按秦国的酒税来算, 根本不具备广泛推广的价值。

    “陛下,来。”严江裸着脊背,将棉签沾上酒精,放在它嘴里叼着,让他给肩胛的伤口消毒上药。

    陛下熟练地给他上药,它看着有些狰狞的伤口,略不悦,但还是帮忙叼着纱布,贴在他伤口上,用脑袋顶住,让阿江用布带固定。

    “伤至要三五天才能结不影响行动,燕丹一定会来找我麻烦,”严江略一思索,“我一外人躲避也麻烦,还是回城安全一些。”

    人数有点多,按理,敌人上百这种情况他应该先逃亡的,只是大雪在外逃亡,没有准备之下很容易冻伤,所以他拼着多受点伤,也还是和花花一起把这些分散的人都解决掉了。

    丛林是他的天下,密林里,再多的敌人他也不怕,树木灌木都是他的朋友,在被围攻的情况下,他大约能应付三到五个人,再多就有性命之危。

    好在这次可能是为了不伤到庆离,这些人没有带弓箭……

    不过带了也不严重,这个时代的战国弓箭射程有限,太近必然会被他发现端倪,只要运气不太差,逃掉是不难的。

    回燕都的话,那里六国人士皆有,多来一个并不扎眼,想来太子丹,也不会相信他还会回到燕都。

    就如此吧。

    休息一天,他起身行动。

    陛下跳到他的掌心,问他有什么大行动,不要太冲动,寡人立刻让王家父子来收拾这不知道好歹的东西。

    严江微微一笑,伸手摸摸陛下:“放心,只是一个小教训罢了。”

    他已经有计划了。

    如今他可不是急着回国的人了,有大量的时间,可以为自己讨回公道。

    -

    “什么,一个人都没有回来?那庆离呢?”荆轲抓住传信的人,厉声问。

    “并未寻到,看那里痕迹,他们追人入林中了,”那回报的信使有些为难地道,“大雪掩了痕迹,可能是迷路,也可能是追那秦国上卿去了。”

    荆轲猛然放下那人衣襟,看向一边端座的太子丹。

    太子丹也没想到一百死士竟然也拿不下一名秦国的上卿,只是皱眉道:“那人向哪边去了?”

    “回禀殿下,看痕迹,是向东北去了。”那信使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继续搜查!另外,令西南诸将严查各地关口,必然要将他留下。”太子丹神色冷肃,“此事不能走漏丝毫风声,可知否?”

    “是!”信使听令,恭敬地告退。

    荆轲眉心紧皱:“不想竟然会出此事,好在燕地远离咸阳,他哪怕逃了,也必讨不了好去。”

    寒冬腊月的燕地何等寒冷,他一人流浪在外,口音风俗皆不同,只要在周围村落严查外人,必能有所收获。

    太子丹担心的却是另外一事:“那庆离与严江交往甚密,会否临阵反戈?带他逃杀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绝不可能!”荆轲断然道,“庆兄为楚墨豪侠,凡事信义为先,他答案帮我,就绝不反悔。”

    “或许吧,”太子丹忧心道,“只是得为免伏杀严江之事透露,还是早此入秦吧。”

    荆轲沉默了一瞬,才缓缓道:“等庆兄归来,就可上路。”

    太子丹默默松了一口气,面带憾色,忧愁道:“吾并非催促,然秦国势大,如今只有刺秦方可救天下于水火之间,那秦王一死,诸子年幼,必有一番争端,燕国才可能有喘息之机,与它国合纵……”

    他低声地说着自己的想法,荆轲与从前一般,默默听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一等,就整整等了十天。

    庆离与严江仿佛人间蒸发,没有一丝消息,反而是在那旁边的树林里,又发现了数十具死士的尸体。

    燕太子丹越加坐不住了,每日询问庆离何时方归。

    终于在第十天时,太子丹匆忙去宅院找到荆轲,面色惊慌道:“秦军在易水扎营了。再不行事,怕是晚矣。”

    荆轲眉心紧蹙:“如今副使未至,如何去秦王处觐见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,可请允秦武阳随行。”太子丹低声道。

    本就因庆离久而至心生烦躁的荆轲顿时怒了:“太子这是何意,此大事应有万全之计,莽而行之,竖子也!更何况心一匕首入秦之地行难测之事?”

    太子丹迟疑了一下,心中悲苦之间,一时竟红了眼眶,悲道:“吾何尝不想等先生万全,只是时不待我,为之若何……”

    “罢了,”荆轲心中叹息,“既然太子认定我有意拖延,那就依你之意,以秦武阳为副使,即可出行吧!”

    太子丹心下大松,起身来到荆轲正前,叩首伏地,行大礼:“谢先生谅解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燕使荆轲带上地图,太子亲自送行出城,来到一路送到易水河畔,至人迹空缈之地,才脱下外袍,在这寒冷之月,他们皆身前白衣白冠,竟是为荆轲在易水做了一场活祭。

    太子丹与荆轲饮酒道别,而高渐离击筑助兴,荆轲如往常一般,在筑声中起剑而歌,朗声大笑道:“风萧萧兮~易水寒,壮士一去兮——不复还!”

    声音高昂激励,激烈雄壮,周围随从至友无不痛哭流涕,又怒发须张,最后荆轲大笑上车,随军远去。

    严江坐在树梢上,看着河边这历史性的一幕,轻撇嘴角,并没有被感动到。

    他只是拿碳笔画板,将这一幕落于纸上,顺便听着高渐离这一首堪称人生巅峰的曲子。

    这十几天过去,已经是快到秦王政十三年的末尾,再过几日,就是秦王政十四年正月了。

    太子丹暂时不能杀,暗杀他虽然爽,但容易激起燕地之人的复仇之心,再者,这两不靠谱的父子在,燕国才能灭得更快。

    秦王听了他的警告,应该不会接见燕国使节团,所以自己的时间是充分的。

    可以给他们一个教训。

    他画完画,看着太子丹的车队回去,看着高渐离在易水河畔眺望许久,终于带着爱筑离开,这才从树上爬下,轻轻一笑。

    -

    每年岁首,都是各国最忙碌的日子,因为这个时间,是各国祭天的时日。

    自周朝起,便有“天下”这个概念,是天地哺育众生,是至高无上的存在,君王祭祀天地,让上天保佐家国昌盛,保佑风调雨顺,保佑子孙延绵。

    祭祀之地都在国都郊外,又称郊祭,严江打扮成贵族,前来瞻仰。

    这里修成一片圆形石台,寓意天圆地方,所以叫圜丘。

    在这里,国君会完成天与地的沟通,仪式的顺利代表着国家的安稳,在崇尚未知的古代,祭祀是君王统治法理的由来,其重要性,还在军队之上。

    所以才有“国之大事,在祀与戎。”

    他转了一圈,找到给圜丘的管事,说自己家是宗室远支,祖辈遗愿是想能参加祭祀,不求可以见大王,只求能帮忙打柴洒扫,就算是全了先祖之愿,然后给了一粒金豆做孝敬。

    圜丘管事是清冷且闲的差事,每年就忙两次,每次十来天,虽然是惯例,但并不怎么被重视,突然有一笔收入,对方自然笑纳,还给他一个打扫圜丘的差事,让他可以近距离摸到祭坛,但是也说清楚了,等祭天时,是不可以靠近国君贵族的。

    严江当然答应。

    于是接下来两天,他就开始准备柴火。

    仪式就是在圜丘这里弄出一个大火堆,把牲口在这里宰杀焚烧祭品,表示对上苍的报答。

    多么完美的仪式。

    用来搞个大新闻,最合适不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很快,祭典之日来到,数里百丈都被军队清场。

    严江半夜就爬上不远处的一颗大树,带着陛下一起躲藏在树冠之中,可以遥看整个祭典现场。

    陛下有些小紧张,还有点小兴奋的模样。

    清晨之时,燕王喜坐着车架前来,他身穿大裘,内着衮服,头带垂旒之冕,手持白玉镇圭,隔太远看不清样貌,但王者气势尤在,太子丹在他身后,周围还有王族宗室,诸多大臣。

    当天子走上柴堆时。

    一头牛被燕王牵上柴垛,旁边的卫士当场杀牛,放上牛头,随后,臣子们一一放上自己的礼物,这里的礼物等级森严,如礼器的玉类就按大小成色分为六个等级,而献上的礼物更是有区别,如王放皮帛,卿放羊,大夫放雁,士放野鸡……

    大大小的东西放完后,鼓乐钟鸣顿起,告诉上天啊,你可以享用您的祭品了!

    燕王喜面色虔诚,拿着侍丛递来的火把,将柴垛点燃。

    顿时,青烟滚滚,直上青天。

    就在扮演天帝的“尸”准备上台开舞之时,异变陡生。

    刹那间,天空猛然一声惊雷,震得众燕国臣民耳膜剧痛,大惊跪地,以为天罚。

    但更恐怖的是,点燃的柴火木碳四下飞起,宛如天降火雨,落在众人身上,又痛又怕。

    “这、这,天降神罚!”

    “怎会如此!?”

    “天不佑我燕国,是谁,是谁祭祀不诚?”有宗老大呼。

    场面一时混乱无比,隔得远的臣子们本能地退得更远。

    “痛矣,救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王,快救大王,大王撞到头了,医官!”

    “太子,太子也受伤了,快来人啊!太子手断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严江伸着脖子,认真看了看,燕丹与燕王喜隔得最近,伤的自然最后,后边的无辜燕臣嘛,差不多只是被碳火烧到的皮外伤,更多的,是心灵上的伤害。

    有此一役,燕国上下必然人心大乱,够他们忙活了,燕王父子刚刚一定在求保佑刺秦成功,如今苍天降罚,也不知会怕成什么样……

    “祭天就遇天罚,燕国真是可怜。”严江叹息地摇头,摸了一下陛下鸟头,幽幽道,“有此乱况,搜查守备必然松懈,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差不多了,该追去咸阳,收拾荆轲了。

    他觉得手感不对,低头一看,发现鸟儿抱紧自己,竖起了毛,甚有些无助的模样……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