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文艺时代的人生直播_ 第58章 隐私曝光-

时间:2021-06-19 15:15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王望舒小说文艺时代的人生直播 第58章 隐私曝光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季柯南的车钥匙和存车小票都没在,他想回去找柯南妈要,又怕耽误了时间,算了,他决定搭车回去。

    只有两站路就到家了。

    季柯南进屋后,发现他的妻子正坐在桌前,等他吃饭。

    他很感动,进屋后,就拥抱妻子,然后他的嘴接触了她的脸了两下,坐下后,他妻子给他添了碗饭,他开始吃起来。

    太累太饿了,他狼吞虎咽的吃相,的确不雅,他妻子看着他,笑了起来,笑过之后,她收敛了笑容,庄重地问:

    “柯西得的是什么病?”

    “是视神经损伤,初步判定是这个,还要确诊。”柯南一边吃一边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他的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还在医院观察,病情还比较稳定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下午还去吗?”

    “去呀!我妈还没吃饭呢,等我吃完就去替她。”

    他妻子没再问什么,开始低头吃起饭来,这几句话问完,季柯南也觉得有些奇怪,在关键时刻,她还是在意这些变化的,每一件小事,在寻常百姓家里,都是一件大事,要说凡事都对季柯南没影响,是不准确的说法,季柯南恰恰是每件事都要在心里过上几遍甚至几十遍的。

    吃完饭,他放下碗,就想走。

    他妻子说:“先别忙,等把碗洗了再去!”

    季柯南想走却走不了,他停住,转身,看着碗和锅,还有筷子,这些熟悉的工具,经常被季柯南清理。

    洗碗是他的任务,这个没错,每次都是他洗,这一次有些不同,他担心在医院里的弟弟和母亲,想到这里他对他老婆说:“把碗放那吧,等我回来之后再洗,你看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不行,夏天蚊蝇多,不马上洗就会污染碗碟,感染了病菌怎么得了?难道不危害母子的健康吗?”季柯南的老婆说。

    季柯南见他妻子的联想怎么丰富,看样子有长篇大论在后面,他立即洗起来,不敢迟延,不能怠慢,否则就会受到来自星星的语言的攻击。平时洗得没有今天洗得快,因要去替他妈妈照顾弟弟。

    妻子争得就是这口气,想让丈夫当她的乖乖儿,目的是好驾驭自己的丈夫,而柯南呢,不想和她一般见识,特别是怀孕期间,更不能生气,怎么说怎么来,将就将就,把孩子生下来再说。这些种子种下,一定在合适的时候长出来,发芽长大,有结果的。种下什么,收获什么,不服不行。

    季柯南去到医院,进了病房,弟弟不想吃饭,给他喝了点牛奶。今天是不能沾一滴酒,否则,病情会更加恶化。这个常识,只有经历过一场大病的人才有体会。

    柯南的妈妈回去了。

    万万没想到,经过观察和诊断,柯西真的是因为长久饮酒,伤害了肝脏,从而进一步恶化,危及到了眼睛,使视神经受到毒害,致使视神经末梢萎缩,对眼部造成了影响,视力下降,看不清东西了。这个结果,柯西在酗酒之前,可能从来没想过,现在病已经上身,想要摆脱,还真要付出努力,需要竭尽全力去戒酒,彻底不喝酒,而不是借酒浇愁,借酒是不可能戒酒的。

    诊断结果和柯南的判断差不多,柯南倒不觉得得意,反而在想,这样才能去除酒瘾,斩断酒精依赖心理,使其恢复正常,回到正常人的生活当中呢?

    这一结果一出来,那位年轻的医生就得意了,认为这可是一个大新闻。

    同样是年轻人,一个是病人,一个是医生,两人的年龄差不多,地位却不同。

    季柯南心想,这医生毕竟年轻,一开始是他在诊断,没有结果,他在抓瞎,还装模作样,仿佛啥都懂似的;背着我们去搬兵请将,找来一位老医生,才帮他解了围,他不思感谢,不钻研技术,反而要邀功请赏,把功劳独吞,成了他的了。

    年轻的医生还通知了市电视台的记者,说他收治了一名特殊的病号。

    季柯南在看新闻的时候,才发现有这么一段录像。

    虽说对柯西的头像做了马赛克的处理,但是,这样的病例,这样的时间,这样的空间,这样的医院,这样的医生,对柯南来说,都是再熟悉不过的了。

    新闻播出时,并没有说出柯西的名字,只是说季某,但熟悉柯西的人一听,立马可以判断出是他。柯南十分疑惑,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?

    季柯南找到那位年轻的医生,问:“你为什么要这样做?”

    “我收治的病人当中,像季柯西这样的很少。我觉得很有教育意义,就征求了季柯西的意见,他同意了我才通知的记者。”

    “电视台给了你多少钱,就把我弟弟给卖了?你问一个病人,他清醒吗?为什么不问问我们他的家属?”季柯南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电视台播出这个新闻片段的时候,我也看了,你弟弟的图像做了处理,根本都看不出来是他。”年轻医生狡辩道。

    “陌生人是看不出来。你走在街上,哪怕上过电视,也不见得有人认识你,因为很多人对你来说,是陌生人,同样,你对很多人来说,也是陌生人。但我弟弟就不同了,我们的邻居很清楚我弟弟,节目一播出,就有人来我家问我弟弟的情况。”柯南说。

    “是好事啊,成了名人了。”年轻医生说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打岔。我说的重点是,你不经过我们允许,就让记者拍我弟弟,是错误的,你必须要给个说法。”季柯南说。

    “你想怎么办?”医生问。

    “节目已经播出了,影响已经出去了,收拾收不回来了,我只是想给你一个警告,如果再发生这样的事情,我们肯定依法处理公堂上见面理论理论一番的。”柯南说。

    “好的,知道了,以后我要多咨询一下专家,光凭着热心办事,说不定要吃上官司。谢谢你的提醒。”医生说,拿出手绢擦了擦额头沁出的汗水。

    “我是很气愤,我妈又不懂,但知道这不是好事,干嘛要张扬呢?你还年轻,可能和我弟弟差不多大,以后的路还长,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冒失了。你要给我弟弟一个机会,如果节目播出,大家都会对我弟弟指指点点,在这样的舆论压力下,你可想而知,后果非常严重。你想过了吗?不要老是自私,总是想到自己的事情,还要想到人家的感受。”季柯南说。

    “好的,好的。”医生说,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柯南看出这医生的确有点害怕惹上官司,心里有些得意。这个家伙,自以为了不起,不就是多读了几年医科,多上几天学么?​有什么了不起,拿人家的痛苦当成曝光的材料,好借此机会上个镜头、出个小名啥的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病人找你,你喝西北风去。你要图出名,不能建立在人家的痛苦之上。

    如果你离开大医院,不占据着这个位置,鬼才理你。倒是那些看病心切的人,慕名而来,奔着大医院而来,在医院转得晕头转向的时候,撞上了你的枪口,你就得瑟了,打了一只老鼠,挂在枪口上,冒充是个打猎的。

    这小子,嘴上无毛,办事不牢,将来不知道要治死多少病人。​医院里经常有意外的事发生,医院门口也经常病患者家属闹事,不是无缘无故,而是证据充分的,说不定就是一些涉世不深的年轻医生惹的祸。

    医闹已经违法,可人们心里的医闹没有停止。

    总之,医院里面是非多,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,老是吃官司,成被告,赔钱,相关责任人也会承担责任。

    每天虽有进项,可是赔款也出得不少。

    这家著名的大医院,其实里面就是一些老专家、老医生、老教授在支持着这医院的门面,他们还有一些道德底线,懂得一些治病救人的道理,遵守着一些医德。如果没有了他们,医院的名声会如西边的太阳的。

    季柯南从医生办公室出来,到了弟弟的病房,向他简单说了一下刚才和医生谈话的内容。

    “这样说说也行。我糊涂得很,干嘛要同意采访我呢。”柯西说。

    “人想出名,不要通过这种方式。你出名了,我们也出名了。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,这个道理你不懂?要这样的臭名,实际上是自毁前程,家族都蒙羞,对不起列祖列宗,你说是不是?”柯南说。

    柯西不吭声了。看得出来,他有些后悔了。不过,季柯南马上意识到,柯西其实是无所谓的。他的人生观,就是今日有酒今朝醉,明日无酒再打兑。言下之意,就是说,他不在乎。只要有酒就是娘,只要有酒,就有一切。没有酒,说啥都不行。哪怕满足了酒瘾,眼睛却不听你那一套。

    其实,这也不能怪他,医生明知道他现在有病,肯定在表达自己的意思的时候,有些影响,就不能趁人之危,为了达到自己出名的目的,拿病人来说事。

    柯南想,起码,医生应该要尊重病人,特别要保护病人的隐私,不要以张扬人家的秘密为乐事,这样的心态就很不正常。

    医生读书多,更明理才是,但不要被书所误,成了书的奴隶,那书就害人不浅了。

    柯西还要在医院住一段时间,柯南的假期已经完了,他要离家上班去了。

    “我明天去归州县上班。照顾你的事就交给妈和你嫂子了。姐姐很忙,有空她就来看看你,不要心里埋怨。”他对柯西说。

    “哥,你放心走吧。我病好了之后,戒酒,不沾了。”柯西说。

    “有你这句话,我就高兴。看你今后的表现了。戒酒很难,我最担心你说到做不到。酒的问题,不是你非喝不可,是因为你心理问题,存在严重的酒精依赖问题。当然,你有你的生活方式,可以学会调整。不要再端起酒杯了,这是要命的,你不为自己考虑,也要为妈妈考虑,为你的后代想想。”季柯南说。

    季柯南离开医院,到超市要买些东西,为宝宝将来出世做准备。

    具体买些什么也不太懂,就打电话给他老婆。

    他妻子接了电话后,说:“别慌着买。先弄清楚家里有什么,还缺什么,再说。”经妻子怎么一提醒,柯南就离开超市,回了家。

    “老婆,我的假期完了,明天就要离开你们。”柯南说。

    他妻子很奇怪他这么说。

    “我们?”他妻子问。

    季柯南指了指他妻子,然后把指头指向他妻子撅起的肚子,他妻子明白过来,笑了。

    “老婆,我明天走了。家里头全交给你了。弟弟还在住院,有空,感动了就去看看,妈年事已高,搭把手,帮帮妈。你帮了妈,就是帮了我。”柯南说。

    “我不去。”

    柯南听了,强忍住怒火,没想到这媳妇这么倔强。

    “不去就不去。我说的是,如果你愿意去就去,不愿去也不勉强你。”他尽量克制自己,“我为了家,不得不离开家,到外地工作,那里的村民更需要我去,为他们服务。牺牲我一家,造福了千万家,值得!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不要我们这个家了吗?”

    “要,怎么不要?我说的意思是,现在归州县那边更需要我,现在孩子还没生。等生了以后,再看那边的情况,如果不需要我了,我就回来,陪你!”

    妻子高兴,她说:“那么还像话,我还以为你去了就不回来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肯定会回来的,只是时间早和晚的问题。还有,农村情况的变化问题。谁知道呢,以后会是个什么样?”

    晚上,仍是柯南的妻子做饭。饭后,洗漱了。柯南和他妈妈打了个电话,说明天离开,过一段时间再回来。监督好弟弟出院后不要再喝酒了。他妈妈就是再不舍得,也知道柯南的脾气性格,只有放他走。

    柯南的妻子晚上睡觉自然是抱着柯南不放手,两人恩爱缠绵了一阵子,终于疲倦了,很快入睡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听到外面有人在喊柯南妻子名字的声音,这么早,会是谁呢?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