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召唤水浒救大宋_ 第二百五十八章:长垣-

时间:2021-07-01 12:22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曹浒小说召唤水浒救大宋 第二百五十八章:长垣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“恭喜宿主得到正榜人物,‘神机军师’朱武,四维:政略90,文略45,谋略100,武勇66,智慧97,植入身份,太行山金鸡岭二寨主,心向宿主,得到招唤之后,会劝说穆弘归降宿主。”

    赵榛听得又喜又憾,喜得是这是第一个有数据达百的文臣,憾的是,远水不解近渴,短时间之内,朱武是不会来帮他的。

    “再使用一百枚红色杀胡令,召唤一名武将。”

    “宿主使用一百枚红色杀胡令,召唤一位武将,立刻开始,显示召唤备选人物:

    第一名:正榜人物一名:‘紫面天王’山士奇(补充穆弘进入正榜)。

    第二名:副榜人物一名:‘神枪’史文恭。

    第三名:又榜人物一名:刘都院。”

    “恭喜宿主,得到又榜人物刘都院;出自《说岳全传》四维:治国80,武勇85,统军88,智慧81,植入身份,大宋相州兵马总管刘延诏,刘延庆堂兄,一心为国,带领本部困守相州。”

    “又榜三名人物乱入,公布名单如下。”

    “在野一位,“昝全美:出自《征四寇演义》四维:治国55,武勇100,统军64,智慧60,植入身份,北地豪杰。”

    投敌两名:“第一名,洪先:出自《出自说岳全传》:四维:治国45,武勇81,统军54,智慧51,携带二子洪文、洪武出世,四维同为:治国33,武勇60,统军44,智慧50,植入身份,北地草寇,刘麒新招收的部将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名:耿杲:出自《水浒新传褚版》:四维:治国64,武勇77,统军58,智慧51,植入身份,高廉部下飞天神兵四大金刚之四。”

    陆仁、闾勍二人得到手下回报,知道赵榛的行为,急匆匆赶来,两个人都是文臣,知道这个时候正是赵榛收拢人心的时候,他们看看那些百姓,本来离乡的愁绪都减去了许多,反而多了几分昂扬之气,不由得都对赵榛暗自钦敬。

    但是也不能让赵榛就这么跪着啊,两个人过来,也都跪下死劝,这才把赵榛给劝了起来,但是赵榛仍不肯上马,就在路边,不时的向着过去的百姓搭手为礼,百姓口口相传,都知道他的行为,于是走过的大都出列,向着他磕一个头,这才离开,陆仁、闾勍两个也不能走,就在这里陪着赵榛,向百姓行礼。

    等百姓走得过去了,赵榛这才回到马前,就向闾勍道:“你那里事情多,先去处置吧,我这里有陆先生陪着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闾勍确实有事,于是就行了一礼,匆匆离开了,赵榛待他走得远了,才向陆仁道:“这几日忙碌,没有倒出时间讯问,令公子现在如何了?”

    陆仁长叹一声,道:“小儿……却是伤不可治了。”他说这话的时候,心都在滴血,他最喜欢这个小儿子,没想到现在这个小儿子却连做男人的资格都没有了,所以他心中暗暗发誓,不管是谁,只要让他抓住那个凶手,一定要宰了他,给陆彬报仇才是。

    “那令郎说没说是谁伤了他啊?”赵榛对这个是真的好奇,只是陆仁摇头道:“他却不肯说,只说日后学好了武艺,自己去报仇,怎么都不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赵榛跟着感慨了几句,然后道:“令郎的才华,早就听先生说起过了,他虽然受了重伤,但却不影响他的才华,等到他恢复过来,愿意见人了,先生可以就在亲军给他先排个职务,然后等着他立下战功,孤在升赏他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陆仁大喜,只觉得儿子的前途先有了,就施礼道:“那微臣先谢过殿下了。”

    赵榛摆摆手道:“谢就不必了,陆公为了我连家业都不要了,我又怎么能对不住陆公呢。”

    陆仁听到这话,不由得也向着对面的陆家堡看去,那里的一草一木,他无不熟悉,但是这一回离开,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,才能再回来了,他想了想,就道:“殿下,臣想把这里给烧了。”

    赵榛一怔,道:“先生何出此言啊?”

    陆仁看着那陆家堡,道:“臣不想把这里让给金人或者刘豫那些国贼来住,更不想我们走之后,这里被山贼草寇据为巢穴,不如一把火烧了,留一个清净。”

    赵榛劝道:“可是……这是您的老宅啊。”

    陆仁哈哈大笑道:“殿下允了那些百姓,给他们破的修,坏得建,难道还不能给臣也修一个老宅吗。”

    赵榛闻言大笑,道:“好,你若当真烧了,孤日后一定帮你重起一处大宅就是了!”

    陆仁立刻道:“哪位去传个令,就让他们点火把我陆家老宅给烧了。”

    一个身上装着改过的小盔甲,拉着一区小马,腰间挂着两口腰刀的小孩儿闪了过来,道:“小将愿往。”正是时俊,他自己向赵榛讨了一个副中军官的职务,就跟着中军行动,那些亲兵拿他开玩笑,都叫时副官,他倒自以为乐,干得有滋有味的。

    赵榛看着时俊故意绷起来的小脸,不由得笑了出来,道:“拙,你在这里胡闹什么,还不下去。”

    时俊执拗的拱着道:“小将愿去传令,还请信王哥哥恩准。”

    赵榛还没有说话,陆仁却是笑了,道:“好个娃娃,殿下,臣这里给他讨个情,就让他去吧。”

    赵榛无奈,就道:“那你滚吧!”

    时俊兴奋的应了,就骑了马走了,他这是第一次正式传令,整个人骑在马上都是飘的,一个没拉住,差一点从马上摔下来,却也不顾,就纵马走了,陆仁看在眼里,不由得挑指道:“好个娃娃,不出几年就是可用之材了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在这里说话,同时等着军兵放火,可是左等没有动静,右等没有动静,两个人正有些疑虑,突然一个兵士飞奔过来,就在陆仁的身边,向着他挤眉弄眼的,陆仁一眼就看出来他是陆家的家生子,于是沉声道:“有什么话,还不快说!”

    那兵士不敢不应,就小声道:“二公子和时副官,起了冲突了。”

    陆仁惊怒交加的叫道:“这个畜牲,他要干什么?去把他给我叫来!”赵榛虽然担心,但却并没有说什么,只是一笑道:“可能是小孩子说不明白,这才闹起来了,不如孤过去看看,给他们分解分解。”

    陆仁心道:“那时俊虽小,但是为人却是谨慎,只怕闹出事来的,不是人家孩子,而是我家那个畜牲。”想到这里,就道:“殿下不必动,我去看看就够了。”说完带着几个亲兵就匆匆去了。

    杜兴凑到了赵榛的身边,小声道:“可要小人去接应吗?”

    赵榛摆了摆手道:“不必了,我相信陆先生能处置明白。”虽然军纪在那里,但是赵榛并不想把陆家逼得太甚,只能是先忍着了,不然牵一发而动全身,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陆仁匆匆过去,一眼看见时俊被人抓着,剥了衣甲,陆清提着一条鞭子,正在拷问,不由得火向上撞,就大声叫道:“小畜牲,给我住手!”

    陆清回头看到陆仁过来,这才把鞭子丢了,就跑过来,叫道:“爹爹!这小崽子竟然敢假传命令,让我放火烧咱家的老宅,等我打他一顿,再去找信王论理。”

    陆仁听着这话不对,就皱着眉头道:“你要论什么理?”

    陆清挥手让部下都走得远些,这才道:“爹爹,这赵榛也太不把您当一回事了,进了咱们陆家堡,竟然就把自己当成主人了,想怎么干就怎么干,咱家诺大的产业,他竟然都吞了去,还有;名义上封您一个长史,可实际还是那个姓闾的掌事,这不是看不起您吗,这次还想烧咱们家的老宅,咱们这次一定要好好和理论理论,告诉他,若是他再这么样,咱们就不保他了,干脆去投了金……。”

    陆清下面的话没等说出来,陆仁抬手就是两鞭子,正抽在他的脸上,来了一个满脸开花,疼得陆清怪叫一声倒在地上,捂着脸乱滚,陆仁仍不解气,上去踢了两脚,骂道:“小畜牲,你安敢如此!来人,拿大棍来,我打死他算了!”

    这会陆招接报,急忙赶来,拼死抱住了陆仁,哀求道:“爹爹却勿动怒,打了老二倒没什么,惹得您老伤了身子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陆仁挣了两下没有挣出来,只得罢了,就指着陆清道:“小兔崽子,你不是看不上老夫这个长史吗,老夫现在就以长史之名,把你免了,从此你不再是这一营的都尉了!”说完又指着陆清那几个手下骂道:“还不把时副官放开!”

    几个人赶紧撒手,时俊就跑过来,道:“大人,是小将没用。”陆仁摆手道:“不干你事,你就回去见殿下,把我免了陆清的事回禀他,就请王寅将军来代领这一营。”

    时俊答应了,就跑去穿自己的衣甲,同时偷偷看着陆仁,陆仁那里又向陆招道:“你去,把咱家的老宅给烧了!”

    陆招有些慌乱,才想要劝,陆仁气得给他又来了两下,骂道:“少废话!是不是老夫指挥不动你们了?快去!”

    陆招不敢再说,跳起来要走,陆仁又道:“把这个小畜牲也带走。”说完又踢了陆清一脚,这才走了,陆招不敢不应,就让亲兵把陆清扶起来,也带走了。

    这里时俊回去,把陆仁的所作所为都和赵榛说了,赵榛沉吟片刻,道:“你去和李师师说,让她去和王寅说,代领此营的事。”这里不管谁和王寅说,他都不一定去,就是去了,也不一定好好干,但是李师师说了,他就不得不应了。

    打发走了时俊赵榛背剪双手站在那里,心道:“不管陆仁是真心还是火上头,这一次陆清被免,那就不要再想着上来了,至于他想把这个职务留给陆彬,那更是想都不要想了。”

    信军大幅度的动作,并没有瞒人,所以刘豫他们的探子轻易就查到了,立刻把消息传回了大名府。

    刘豫接到消息之后,不由得长出了一口气道;“总算是走了!”正舒爽之时,王琼如飞一般的跑了进来,叫道:“主公,主公!”

    刘豫不满的道:“你浑叫什么。”

    王琼不理这些,就把一封书信举到了刘豫的面前,道:“您看看,是张大人给您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刘豫几乎跳起来的把信拿到手中,仔细的看了一遍,不由得喜上眉梢,道:“张浃说了,几位太子那里都已经通过了,他们一齐向金帝上表,请封我为中原皇帝,金帝也已经同意了,不日就要派使臣过来册封了。”

    王琼就向后一退跪在地上, 演了三跪九叩之礼,大声道;“恭喜陛下,贺喜陛下!”

    刘豫哈哈大笑,摆手道:“爱卿平身。”随后又笑了出来,但是再翻看翻看书信,又有些沉默了。

    王琼就道:“陛下,所忧为何啊?”

    刘豫道:“张浃这信里说了,金帝对赵榛一事,极为不满,他让我们最好把赵榛战败,这样金帝就会更加看重我们了,可是我这里诸军都败给赵榛了,怎么胜他啊?”

    王琼微微一笑,道:“圣上勿忧,其实击败赵榛不难,前番余万春在马陵道口的时候,抓过一人,就是您那亲戚陆仁的儿子陆清,他已经向余将军表示投诚之意了,这次回去,就是为了做卧底同时劝降他爹的,有了这个内应,只要我们这里派一支兵过去,和大将军的人马同时进攻,还怕不能破了赵榛吗?”

    刘豫大喜,一拍桌案,道;“我就知道余万春不会让我失望。”但随后又皱着眉头道:“可我们调动那一军去追啊?刘益和余万春两个就算了,他们去了也是白去。”

    王琼笑道:“我这里还真有一个人选,是临漳节度使刘春,赵榛的人马纵横河北,只有在他那里,吃了一点亏,我们就调刘春南下,再请鄂尔顺为监军,那鄂尔顺被傅红戏弄了一次,正发誓要报此仇呢,必然会答应,那个时候有刘春的人马,再加上俞大江的人马,以及鄂尔顺势必调动李集的人马,也足够对付赵榛了。”

    刘豫连连点头道:“还是爱卿高见。”当下就修书一封,立刻让人送往临漳,调刘春、俞大江并请鄂尔顺,率军南下。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